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图书分类 > 青春文学 >
《清江唿哨》
作者:姚源清 主编
分类:成功励志
出版时间:2017-6
定价:32.00
ISBN :978-7-5472-4491-3
出版社:吉林文史出版社
内容介绍


袁仁琮

我常有这样的担心:受到经济大潮的冲击,浮躁情绪普遍存在,对这种不能立竿见影的文学,会不会从此衰微,一蹶不振?连续参加几次文学活动,才发现这种担心不免多余。我在《新时期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·侗族卷》中对侗族文学队伍做过这样的分析:“一是解放前即有作品问世,解放后还坚持写作以及解放初期崭露头角而今已步入老年的作家。他们有深厚的生活积累,丰富的人生阅历,创作经验丰富,艺术功底深厚,是侗族老一辈作家。二是进入新时期以后成长起来的作家,他们经历十年动乱、上山下乡、社会转型等等社会变革,阅历比较丰富,思想和艺术把握都比较成熟,作品有一定高度和深度,是侗族文学的中坚力量。三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作者。她们热情奔放,勇于探索,新题材,新视角,新的表现形式,常常语惊四座,是侗族文学的未来和希望。”

《前言》是针对侗族文学队伍说的,用来观照其他民族的情况,可说相差无几。一览《清江唿哨》,更加证实了我的判断。本书稿共辑录作品89篇(首),涵盖政治生活、人生际遇、思乡、寻求感情出路以及文化失落等内容,不能说全部属于上乘之作,总的说能感受到跳动的时代脉搏,作者洞察生活和把握艺术的潜力。有一股清新气息迎面扑来,让人欣喜。姚源清散文《泥瓦匠(外三篇)》述说了哑巴泥瓦匠、唢呐师和爷爷的故事,他们都是极普通极平凡的人,却是那样热爱生活,哑巴泥瓦匠技术是那样高超(《泥瓦匠》),即将被淘汰还乐此不疲地替人吹唢呐的唢呐师(《唢呐师》),为有微薄收入而悉心呵护一株木姜子树的爷爷(《树》),还有无法忘怀的井(《井》),都能让人生发许多联想,勾起许多记忆。思乡是人类最纯洁的感情,很难想象,如果连生养自己的家乡都不缱绻难忘,还能有更为高远的人生境界?秦荣英的《金银花事》表达了相似的情感,值得注意的是,文中主人公小时候能摘金银花加工以后卖钱,少向父母伸手;长大了,不摘金银花加工卖钱了,向父母伸手依旧,在街上卖金银花的人依旧,引发作者一种愧疚情绪,是颇耐人寻味的。

《清江唿哨》中另一类作品,更多的是寻求感情出路的表达。少年涉世不深,对他们来说,万花筒般的世界无疑是个谜,但这个谜的破译需要时间、经验和智慧,由于方方面面的自然缺陷,孤独、苦闷、彷徨可说是他们成长的必然历程,作者描写了这个历程,对于青年人认识自己,自觉缩短这个历程是有好处的。还有一类写人生百态的作品,也很有意思。失却快乐的疯女人的儿子(《他是疯女人的孩子》外一章),不愿意再过万古不变生活的年轻人(《木犁》)等等,这些篇章,对读者了解社会现实无疑是有价值的。江丽丽的《嫁衣》,叙述了一个勇敢的山乡女孩,和传统势力抗争的故事。照说自由婚姻的主题已经很古老,但妇女要真正解放,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,因而,至今写起来,依然有其认识意义。

另外,还想说说诗歌。与散文、小说相比,诗歌有其特殊之处。中国是诗歌的国家,如果连民间歌手加在一起,诗人得以亿计,是中国诗歌发展历史悠久,诗人队伍庞大的标志。就近几年文学样式发展状况看,势头最为强劲的是小说,特别是中长篇小说,散文和诗歌都显得后劲不足。“朦胧诗”曾被青睐一时,因为难读,被汪国真的明白诗所取代,但没能被广泛接受。跟着出现写感觉、感受、潜意识的诗,似乎也未能打开一片新天地。我不写诗,是外行,也颇感彷徨。我想,有那么多青年朋友愿意进行探索,是一件大好事,是值得大加肯定的。

对待文学,特别文学创作,全心全意和始终如一地坚持格外重要。现代脑科学研究成果表明,只要是健康的人,脑细胞总量相差无几,也就是说,聪明程度没有太大区别,之所以成就千差万别,原因在努力程度和颖悟能力的培养。聪明而懒惰不会有多大成功,死用功却不善于思索照样会原地踏步。最厉害乃是既聪明,又努力,还善于思索的那类人。

再是要扎扎实实地打底,打思想的底,知识的底(包括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),生活经验的底,艺术技巧的底,十年八年不写,用来打底,底子深厚了,便登上高处,大大有利于认识生活,研究生活,有利于看到社会的深层,人的精神世界。底子深厚了,语言纯熟了,无论写什么,都得心应手。这样,文学创作就不再是这样一种状态:不写的时候想写,写起来力不从心,痛苦不堪。而呈现另一种状态:快乐无穷!

既然与文学有了难解之结,就不必为一时得失所动,增强定力,坚持到底吧,这便是我这老业余作者对青年朋友的期待。

2016823

袁仁琮,侗族,贵州天柱人。贵阳学院教授,贵州省写作学会顾问,贵阳学院王阳明学与地方文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。1956年开始发表作品。199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著有小说集《山里人》,长篇小说《王阳明》《血雨》《穷乡》《难得头顶一片天》《太阳底下》《梦城》,理论专著《新文学理论原理》,论文集《鳞爪集》,王阳明研究专著《解读王阳明》等。长篇小说《破荒》获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“骏马奖”。




序二:为自己埋下一粒种子

甘典江

1

可以说,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,就是一粒又一粒的种子。

种子,孕育生命见证生命,叙说着生命与泥土之间的纠缠,对应着星空之下万物呼吸的节奏。

从大地破土而出的种子,长出纷繁蓬勃的植物;从子宫挣扎而出的啼哭,演绎世间悲欢离合的表情;而从内心呼啸而来的风雨,则可幻化映衬出人生的景观。

用文字把这种景观涂抹出来,挂上时间的墙,就成了文学。

2

文学,是孤独者的跋涉。每一步,都必须亲自踩出脚印。当然,呼应也是必不可少的,可以借此调整自己的步伐,放大自己的勇气,甚至,分享一块绿洲,共吮一眼清泉。前行者的影子,成为前行的牵引。

3

天柱,我的家乡,一块让我灵感迸发的土地。

天柱民族中学,一个人文荟萃之地,盛产艺术家,文学的火种,代代相传。传到本世纪初,竟燃起了一支新火炬。一个叫姚源清的青年,从高中开始,就积极地拥抱文学,勤于阅读,勇于写作,加入文学社,甚至,参与县城文学的互动。让我惊异的是,他并不仅仅停留于常规作文,而是放飞视线,遨游于高远的文学天空:虚构武侠,编码诗行,指点评论。读了大学,更是以梦为马,天马行空,阅读写作更为自由,创意编辑,以文为桥,广结善缘。毕业,做了专职编辑,又萌芽了梳理传统文化和整合家乡文学新资源的野心。于是,有了这个天柱90后文本的结集。其运作方式,采用捐赠拍卖和众筹,以微信新媒体推出展示,新颖奇妙,吸引了众多关注,未见结果先闻造势,真是一次成功的个案创意。

在这个意义上,这是发起人姚源清的策划手笔,也是天柱文学的薪火相传,还是这个功利喧嚣环境的一次突围——人,还是要彰显理想主义的;而文学的价值,便是发出自己的声音:无论呐喊还是呢喃,都是对魂魄的召唤,征用文字的书写,就是开掘个性,因为没有个性的人等于不存在。而个性,则必须证明自己的在场——肉体的在场,精神的在场,灵魂的在场——肉与灵,应该紧密嵌合,从而让肉体得到施洗皈依,让灵魂找到暂时的驻扎歇息。

4

文学有时代性,文学又必须超越时代性。

90后是特别的,同时,又是平凡的。他们所遭遇的基本困厄困惑,前行者都面对过,后来人也不会错失。人的一生,往俗里说,无非吃喝拉撒爱恨情仇,朝高处讲,也就是“从哪里来到哪里去”。于是,作文,也就具有了一个公共的母题。在这个意义上,文学不过就是对人生对世界的一种主观感受以及抽象命名。

在这个集子中,我们可以看到,青春期的躁动呓语,流连回望故乡,行走社会的憧憬张惶,梳理情绪清洁精神,架空历史坚守芬芳,等等。

每一颗字,都显心跳;每一篇文,都现履历。

5

生命,就是一场行走。

把文字撒进时间,埋成梦,结出一朵柔情。

许多年以后,会长成一棵命运。

是为序。

2016826

甘典江,贵州天柱人。自由作家,书画家,斋号“可待堂”。作品发表于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书法报》《小说月刊》《散文》《星星》《名作欣赏》等。散文《母亲的中药铺》入选2012高考浙江卷语文科目文学类文本阅读试题。作品结集——小说集《去高速公路上骑马》;诗集《只有鸟声才能唤醒我沉睡的灵魂》;散文集《米的恩典》;书画摄影集《可待堂墨迹》。 

 


  

也许同是天柱90后的原因,我对家乡同龄群体的创作尤为关注,因此,编选一本纯粹意义上的县域90后文学选集,成了我近两年来的一个心愿。

2016年5月,我尝试用“互联网+众筹”的理念来运作这个选集:在个人微信公众号“问渠堂”开辟“天柱90后文艺现场”栏目,陆续推送近30期文艺作品,与此同时,通过微信公众号赞赏、“轻松筹”、微拍堂艺术品拍卖等多种渠道筹集出版资金。

值得庆幸的是,在此过程中,我们得到了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肯定和支持,大家的踊跃参与、慷慨解囊,增添了我们的信心和动力,也助推了选集的出版,而书画家师友们捐赠作品的古道热肠,更让我切实感受到了来自艺术含情脉脉的温度。令我受宠若惊的是,天柱籍著名作家、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“骏马奖”获得者袁仁琮老先生以耄耋高龄,于百忙中抽空为选集作序推介。袁老对家乡文学发展所倾注的热情,以及对后辈们不遗余力的提点,让我感动不已。然而,由于某些方面的原因,选集一直未能如期面世,我更没想到,袁老竟于今夏溘然长逝给我留下了难以释怀的遗憾。

几经调整,选集最终确定收录30位天柱籍90后作者的89篇(首)文学作品,可以说,地域色彩颇为浓厚。当然,限于编者的视野、水平,选集难免挂一漏万,有遗珠之憾,而收录进来的作品,也因作者人生阅历等客观因素,在艺术手法和精神层次上或多或少都还有待提升。好在,对文学的激情,使我们笔下的文字多了一份真挚,一份热烈,也多了一份徜徉于自我的自在与安闲

关于本书的书名,我想作个简要的说明。所谓“清江”,实际上指的就是流经天柱县境内的清水江,而“唿哨”则是打口哨的意思。可以说,唿哨就是一种放诞不羁的发声,甚至带有某种非主流、不和解的味道,相对于当下文学的媚俗化倾向,这或许是我们最需要的一种文学态度。值得一提的是,唿哨在古代亦称为“啸”,是魏晋文人名士旷逸任达的一种体现,曾风行一时。可惜,那一声从朦胧江雾中穿透而来的悠远而绵长的唿哨,如今已成绝响。

我这样说,并不是要给选集增添某种“高大上”的趣旨,事实上,此次结集出版的初衷非常简单,即提升天柱90后文学青年的集体参与感,至于一些读者所说的“营造一个地域90后的文学磁场”,那已经是我们不敢去想、也无意去想的事情了。

姚源清        

2016年09月13日(一稿)

 

2017年0629日(修订)


新浪博客 网易博客 京东图书 当当图书 天猫图书 蔚蓝图书 上海书鼎文化